我市“文化草根”创业故事之四_客集商务网
我市“文化草根”创业故事之四
分类:创业故事 热度:

   

我市“文化草根”创业故事之四



  核心提示

  前不久,本报副刊《覃怀月》刊登了一篇散文《修武羊杂碎》,勾起了许多读者的遥远记忆和无尽乡愁。文章文风质朴,笔法细腻,将家乡的传统名吃结合悠久的历史文化娓娓道来,读之如饮陈年佳酿,甚是过瘾。该文作者正是徐东风。

  徐东风是本报的资深作者,一位拥有30年资历的老通讯员,其发表的800多篇文章中,至少有600多篇是在本报刊发的。

  2008年,他从修武县电业局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,便开始了人生的二次创业。他一边经营老家的酒,一边笔耕不辍,并先后担任县、市政协的特约文史专员,通过大量的采访和采风活动,为寻常百姓造像,为历史人物立传,为民间文化著述,成为一名酒与文章品味俱佳的老板作家。

  一个好人,肩负责任

  “在我11岁前,也就是1976年春节前,我们全家生活在安徽亳州一个皖豫交界的偏僻小村……”

  2018年年底,徐东风得了一场大病。手术前,他写下了一篇自传体的文章,回顾总结了自己的一生,写得真挚感人。

  文章说,1976年春节过后,徐东风随父母一起从老家亳州迁至修武县王屯乡习村。

  初来乍到,人地两生。因患小儿麻痹留有残疾的徐东风,首先要适应的是挑水。每天从小半桶到半桶再到大半桶,时刻保持缸里有水。拉煤土、和煤、添煤火也是每天必做。母亲没有闺女,直接把他当闺女使唤。上五年级时,他就学会了煮玉米粥、搅面疙瘩、烙小鏊馍、炒简单的菜,学会了洗衣服。母亲是织布能手,但没有文化,不会计算各种花线浸染比例,徐东风把这个复杂的问题给解决了,以至半个村庄妇女织布时都找他计算。

  1982年参加高考预选时,成绩一向不错的徐东风竟然落选了。有人说,你身有残疾,反正高考录取不了,不如把预选指标让给别人。他不服,要参加复读,可是母亲生了场大病。为照顾母亲,他只好作罢。实行“包产到户”后,他到村里的纸厂做制浆工,每天两班倒,每班12个小时,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,整天累得要死。

  1983年秋,不适应异地生活的父母,带着年幼的四弟返回老家亳州,留下徐东风和两个弟弟在这里讨生活。18岁的徐东风既要种地,又要每天到纸厂上班,平时洗衣做饭、料理家务,晚上再辅导两个弟弟写作业……实在忙不过来,他只好辞去了纸厂的工作。但家里一没钱、二没牲口和农具,仅料理家里的七八亩地,就让他吃尽了苦头、受尽了委屈。“那时,我整夜整夜睡不着觉,心里苦闷又无处诉说,更看不到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。”徐东风回忆道。

  后来,随着两个弟弟长大,学习上能够自理,徐东风生活上有了帮手,地里的收成也多了起来。于是,徐东风用售棉花的钱,为家里添购了一头老黄牛,还靠自己新建了三间混砖平房,并遵母命,回老家亳州娶了一位老实本分的姑娘。

  就这样,不到20岁的徐东风白手起家。

  1986年7月,徐东风背起铺盖卷,只身跑到北山当阳峪的一家白矸窑干活儿。为了能多挣钱,他随工友去装车,本窑装车每吨5角钱,临近窑装车每吨1元,随时核算随时分钱。有时昼夜不停,又累又困,坐下来就能睡着。但每个月连工资带装车费,能收入100多元。

  迫于生活压力,徐东风先后学过油漆、木工、裁剪、烹饪等技术。两年后,他在村南新划了一处宅基地,建起了一座当时颇为时尚的“明三暗五”砖瓦房。

  一手好文,默默耕耘

  生活一稳定,梦想就起飞。

  早在1983年,徐东风就报名参加了山西一家刊授大学的新闻专业学习,但家里实在太穷了,连一个小书箱、小书桌都没有。可就这样,他居然把邮寄来的教材全部读完,就此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1990年,徐东风到福利企业——修武县塑料厂办公室上班,有了自由支配的时间,上学时的文学爱好就又拾了起来。

  他先到修武县图书馆办了个借书证,业余时间便到图书馆借书读。他大量阅读冰心、王蒙、赵树理、孙犁、刘绍棠等人的作品,并订阅或购买《收获》《十月》《小说月刊》《人民文学》等文学刊物,如饥似渴地钻研学习。

  这期间,他撰写的短新闻接二连三地在县广播站播出。当时王屯乡的有线广播入户率是100%,一时间,徐东风声名鹊起。其中,他采写本村退伍军人养鸡致富的新闻,被村里作为典型材料上报县里。

上一篇:倾听创业故事 感受发展脉搏 ——江门日报记者蹲点江门高新区见闻 下一篇:江阴大学生创业三载 用青春书写创业故事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